全世界最好的俊宝宝

越月(11)

怎么办我就只想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了🙈我爱西瓜🍉!感谢西瓜那么忙还挤出时间更越月!激动死了!本西瓜吹要开始吹了!🐇
磊磊大概把这辈子的耐心都给了小兔凯了吧。会温柔的给他讲道理,看着他闹也不恼还亲亲他的兔耳朵,发现他胡闹跟去成亲也没有责怪,还第一时间就发现是他,该是有怎样的细心与熟稔啊。铃铛与痣,温柔缱绻。铃铛出现好几次,细节处很动人了。看到磊磊帮着解一长溜盘扣,无关情欲,却让人徒生羡慕,这样细致的宠爱溢出的温柔密密匝匝地在人心里砸出一个口子,是满腔的欢喜与熨帖的舒服。磊磊温柔,小兔凯单纯灵动。傻乎乎的以为拉起被子蒙住头便不能发现他了,殊不知这样的动静更让人察觉。其实在看到两人对拜磕到头,新娘还腾出手自己揉额头时便有点猜测到可能是小兔凯,毕竟只有他那么傻,才会这样毫无防备不拘束。伸出爪子龇着尖牙眉间朱砂,真真把人萌坏了,想把他抱在怀里使劲揉一揉,怎么这么叫人稀罕呐。坐在床上也不老实,吃枣晃腿还要亲亲,撩的人心痒得不得了,偏偏自己还没有成年,磊磊只能可怜巴巴地再等等才能吃兔兔。爱死小兔凯的孩子心性了,常化成原型让磊磊找,七夕还头顶着碗听牛郎织女的悄悄话,不过轻易的就被红豆饼打败,怎么那么可爱呦。和公主说磊磊千般不好,无非是为了断绝公主的心思,但又何尝不是太过了解把磊磊对他的好说成反话呢?叫人觉得好笑也不是,羡慕也不是。只能把把他捧在心上好好宠爱了。
🍼还要看他们腻腻歪歪谈恋爱的日常!日子太苦了,只有西瓜能给我一点点甜甜!😚再次比心💌

西瓜的西:



第二日,吴磊早早醒来,怕扰着王俊凯,让下人在外头候着,自己穿戴好了喜服。

其实王俊凯也醒了,两只手拉着被子遮住了一大半脸,堪堪露出一双眼睛,看着吴磊穿衣服的背影,只觉得吴磊的肩膀很宽,想起那次除夕夜他从皇宫里头一直把自己背回王府,那会儿就觉得他的背好像冬日里被阳光烘得暖暖的小窝前的灵石。


出神的时候,不小心碰到了胳膊上的铃铛,怕被吴磊发现自己在看他,下意识拉起被子蒙住了整个头。

被子里有些闷,正犹豫着要不要出去透透气,吴磊便把他头上的被子拉到脖子处。

“今天就乖乖呆在这里,发生什么都不要出去。”

“可是我想出去,你可以把我装进袖子里,我变成兔子很小的,一点都不碍事,你看!”

说完王俊凯“咻”地变成了巴掌大的小兔子。

吴磊把王俊凯捞进手掌,摸了摸他的头,王俊凯乖顺地看着他,满眼期待。

“今日大婚,泽王也会来,如果你被他撞见,必然要引起轩然大波,所以你就在这里乖乖等我回来。”说罢亲了亲王俊凯的兔耳朵,走了。

吴磊早就料到王俊凯不会这么安安分分呆在房间,在门口派了两个人看着他,所以当王俊凯一开门看到两个侍卫的时候,笑着说我只是开门透透气就又关了门,郁闷地坐回凳子上。

突然听得房间内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,侍卫第一时间冲进去,只看得碎了一地的茶碗花瓶,还没反应过来就一眼珠子一翻晕了过去。

王俊凯站在门后面再次感慨迷人小贴贴的好处,眼珠子一转,想到自己要去哪里了。

按照习俗,吴磊是要去迎亲的,他倒是随意,骑着马只穿了喜服,没有戴胸前的大缎花,本来今天也是逢场作戏。看着喜娘搀着新娘子入了八抬大轿,骑马在前头开路回程,一路上都有老百姓夹道看热闹,都够着脑袋,想透过纱曼帘子看看轿子中的美人。

新娘子被吴磊拿红绸子牵进正厅,傧相扯着嗓子喊“一拜天地”,两位新人朝着厅外跪在红丝绒的垫子上磕了个响头,皇族拜高堂的环节是直接略过的,新婚第二天才进宫面圣,倒是夫妻对拜的时候,俩人面对面头磕到了一起,新娘子腾出手伸到喜帕里揉了揉自己的额头。

傧相一声送入洞房,吴磊牵着新娘子要回房间,被盖头挡住的新娘子看不见路,头一下子撞到了吴磊的肩膀上,吴磊无奈转身直接拉了新娘子的手往房间里头走,一些小孩子起哄吵嚷着要去闹洞房,吴磊堵在门口,小卓懂得看自家主子眼色,从袖子里掏出些红线穿好的铜线和糖果把他们打发了。

吴磊转身关上门,躲在门后的新娘子自己一把掀了盖头,伸着自己的小爪子龇出自己的两颗小尖牙,像只示威的小老虎,一脸“惊不惊喜,意不意外?”的样子。

吴磊一脸淡定,看着身着霞披的王俊凯,没有凤冠,还是和他平时一样简简单单绾了一个髻,也不知道是谁,在他额中间画了一点朱砂,使得眼前的少年平添一份灵动。

王俊凯看吴磊一副没被吓到的样子,索然无味地收起像小竹笋似的尖牙,坐到床上,顺手抓了褥子上洒的枣子放进嘴里,手里也闲不住地在剥花生,两只脚一上一下晃着,鞋面上的粉色流苏也跟着飘。

“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新娘子是我了呀,怎么一点都不惊讶?”好像也没想得到吴磊的的回答,觉得这新娘子的衣服穿着太累,把剥好的花生扔进嘴里,拍了拍手上的碎屑,自顾自专心开始解这衣服侧片的一长溜盘扣。

吴磊没说是后颈的小痣和腕上的铃铛出卖了他,坐到床前低下头耐心地帮王俊凯解扣子。

看吴磊帮自己,王俊凯也就没把心思放在解扣子上,盯着花梨条案上贴着“囍”字的两根红烛看,突然嘴边冒出句:“阿黎,我可以亲亲你吗?”

吴磊听到这话,手上的动作一滞,帮他把最后一个盘扣解开,然后正襟危坐,闭着眼睛一副任人摆弄的样子。

王俊凯脱掉外头重重的衣服,只剩下里头红色襟衣,跪坐在床上,捂着吴磊的眼睛,嘟着自己的嘴巴在吴磊嘴角蜻蜓点水似得亲了一下。

小兔子浑然不知他可能惹到了一只沉睡的大狮子。吴磊睁开眼睛,一手揽着王俊凯的腰把他拉到自己怀里,一手托着他的后颈,直直吻了下去,王俊凯被这突如其来的吻吓得瞪大眼睛,吴磊腾出放在他腰上的手,抚在王俊凯的眸子上,示意他闭眼睛,偏偏某人还不解风情地拼命眨眼睛,睫毛掠过吴磊的手心,却是痒到心里去。

他以为的吻就是浅浅的亲亲,却不知道还能这样夺人呼吸、撩人心跳。吴磊看他实在是喘不过气,才放过他。王俊凯趴在他肩头,呼呼喘着气。

“小凯什么时候成年啊?”

“emmm~~”王俊凯掰着手指算了算:“按照兔龄的话,还有三年。按照你们人类年龄来算还有一年。”说完大大的打了个哈欠。

“睡吧。”

吴磊拉开被子,褥子上也洒满了红枣、花生、桂圆、瓜子。

“为什么床上要放这些东西啊?”

“让你睡觉的时候饿了吃。”

“哦”王俊凯也没怀疑这个理由,把这些干果都拢到自己枕头跟前,跟小山似的。

至于第二天的面圣,以王妃身体抱恙为由推了。

这几天王俊凯在黎王府异常活泼,好像几年前他刚来王府的样子。自从吴磊知道他是兔子,他也就愈发肆无忌惮,经常化了原形藏到犄角旮旯里,让吴磊一顿好找。

七夕节那天,吴磊回来又不见王俊凯兔影儿,找了半天,才看到在院子里的葡萄藤架下,小兔子头上扣着只白瓷的小碗,估计挺沉,小脑袋摇摇晃晃。长耳朵也被压得服服帖帖,眼睛也被碗挡着,靠在藤蔓上,也不知道心里又打什么鬼主意。

吴磊轻声走过去,拿了扣在小兔子头上的碗,小兔子着了急,化成原形踮着脚伸着胳膊去抢吴磊手里的碗:“民间说,七夕的时候,扣着碗在葡萄架下,就能听到鹊桥上牛郎和织女的对话,我还没听到呢,你把碗还给我。”

“没想到你是一只这么八卦的玉兔。”

“才没有,我就是想知道小七姐姐口中的牛郎是什么样子,以前他们在鹊桥上说悄悄话的时候,我远远地看不清也听不见。”

“厨房做了红豆饼,你是要在这听还是和我一起去吃。”

“那我还是先去吃吧,我吃完再过来听。”说罢拽着吴磊的袖子往厨房的方向走。

后来,吴磊有次在街上偶然遇见和心上人一起逛街的公主,公主打趣儿给他讲了新婚当天的事儿:“那天,有个年轻的小公子拿着你王府的令牌过来说是要保护我的人身安全,要替我去成亲,我当是你的安排又看到他手里拿着令牌,就没怀疑。身边的喜娘开始给他打扮穿衣,那小公子坐在梳妆台前也不安分,还和我说了一大堆你的缺点,什么不爱笑对人很凶、不喜欢吃甜,总之就是让我远离你,千万不要喜欢你。我觉得他挺可爱,还给他眉间点了一颗朱砂。”


评论
热度(104)

© 俊俊宝宝 | Powered by LOFTER